当前位置

: 首页散文诗歌 优美散文 查看内容

月季花开

admin 2018-11-8 13:14 118
摘要: 当把这个题目写完之后,又不禁又走到了窗边。看了看校园里面,迎着秋风,依然花开不败着的月季花。  记得来到学校的第一个黄昏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学校里漫步。那时候映入我眼帘的:有在不远处的连绵青山;课 ...

当把这个题目写完之后,又不禁又走到了窗边。看了看校园里面,迎着秋风,依然花开不败着的月季花。

  记得来到学校的第一个黄昏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学校里漫步。那时候映入我眼帘的:有在不远处的连绵青山;课间时分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的学生。当然,还有在学校正门前,操场跑道边,还有食堂前面。一片片开的鲜艳的花朵,鲜花陪绿叶,在夕阳的映衬下,甚是好看。

 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花,感觉好像是玫瑰花,但是感觉好像又不想,因为它的花朵没有玫瑰的花朵大。后来学生告诉我,才知道这是月季花。这花色有红的,有黄的,还有粉的和白的,花色还挺繁多,当然也很雅致。我想:这花开的那么娇艳,总是要为人所欣赏,这才不枉它开过一回。那就让我来个不情之请吧,来做一个能够解花之语的风流雅士。在每天上班,去食堂打饭,还有早晨从操场和学生跑完步的时候,在匆匆来去之间,停下脚步。看花,赏花,且爱花,惜花。虽然诗云“若教解语应倾国,任是无情也动人。”但是,如果你真的是一位爱花,惜花之人,那么就能够听的懂花之语,感受到花之情。明朝袁宏道所著《瓶史》十二篇,其中的《洗沐》篇写到道:

  淡云薄日,夕阳佳月,花之晓也。狂号连雨,烈炎浓寒,花之夕也,唇檀烘日,媚体藏风,花之喜也;晕酣神敛,烟色迷离,花之愁也;欹枝困槛,如不胜风,花之梦也;嫣然流盼,光华溢目,花之醒也。

  花的喜怒哀乐通过这风霜雨雪,日月交替间尽情展现。佛语曰: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齐豫也有一首佛歌唱到:一念心清净,莲花处处开。一花一净土,一土一如来。所以说,谁说草木无情,只是世俗之人无法用心感觉的到。其实就连我这样的自命不凡之人,也无法感觉的到。

  月季和玫瑰蔷薇,是同属蔷薇科蔷薇属的三种姐妹花,几千年来经过不断地杂交,佳节以及进化。三者从外形上看已无大致差别。花朵都是那么的娇艳欲滴,对立东风里,主人应解怜;但是花茎上的刺,却让想要一亲芳泽的人望而却步。到了今天,虽然这三种花已经到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地步了。可是在大众心目中,它们所代表的形象似乎却还不尽相同。玫瑰常被形容为心中圣洁高贵的公主和女神;蔷薇则更像有些小脾气,小别扭的小家碧玉,娇小姐;而月季花,则更像是我们周围,邻里之间的漂亮女孩子。我想这是因为玫瑰和蔷薇比较娇气,生存条件要求比较高,养活它们需要更多的精力,而且它们的花期也不太长,物以稀为贵嘛;而月季似乎就比它们好养活得多,不太会养花的人种上一颗,也能换来花香满屋。如果把玫瑰和蔷薇比作在皇宫里娇生惯养的金枝玉叶的话,月季就是长在民间的公主。虽亲近宜人却难掩绝色风华,其美艳程度绝对不输前两位公主姐妹。不是说吗,真正的公主命的公主都是没有公主病的,月季就是这样一位花中公主。

  月季花还有很多的别名。比如月月红,月月花,长春花,四季花等。花名虽不一,但都与其花季长久,四时常开有关。其中我比较喜欢长春花和四季花这两个名字。俗话说:花无百日红,而月季花的存在就是对这句话有力的反击。从万物更新的三四月,一直到秋叶落尽的九十月,都能看到月季花的倩影。也许正因因为月季花又好养活又常见。所以在传统文化中,月季曾经一度处于弱势地位。受到的赞美远不及牡丹,海棠,莲花,梅兰竹菊等。不过明珠虽蒙尘,但光芒终会为人所见。美丽大方的月季花,被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所喜欢,为它吟诗作对。宋朝诗人徐积写过这样一首诗赞美月季花。

  谁言造物无偏处,独遣春光住此中。

  叶里深藏云外碧,枝头常借日边红。

  曾陪桃李开时雨,仍伴梧桐落叶风。

  费尽主人歌与酒,不教闲却卖花翁。

  其中我最喜欢的是第五,第六句:曾陪桃李开时雨,仍伴梧桐落叶风。春雨中,有它明媚的笑脸;夏夜里,南风微醺,送来花香阵阵;秋风中,看尽木叶落尽,方才谢幕;冬雪里,等待转眼又是一年。陪过桃李之花,也伴过落木之叶;受过夏之酷热,也遭尽冬之严寒。花开它不乐,叶落它不悲。万物之轮回,它已看尽,也已看透。算来,校园里的月季花见证了一届又一届学生的成长,生命的蓬勃。只不过是,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  正是因为月季花易于生存且花期长久。很多的城市都通过种植月季花来提高城市内的绿化面积,而且还能净化空气质量和美化市容。在中国,月季是包括北京,天津,郑州在内的将近五十多个城市的市花。很多城市的动植物园中都有专门的月季园区。因此,有人把月季花称之为“花中皇后”。不过在我看来,“花中皇后”这个位置对于月季来说,未免太高了些,捧杀月季花了。在古代传统文化中,牡丹被称之为“花中之王”,绝代风华,国色天香。刘禹锡诗云:“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”而芍药则常被称为“花相”同时亦有诗云“好为花王作花相,不应只遣侍甘泉。”那月季与上面两位相比,知名度和地位多少还是要差一些吧。不过就算如此,喜欢月季花的人会因此而少许多吗?“花中皇后”的位置,有太多的比它有资格,无聊的人七嘴八舌一争短长,月季花仙子听了都觉得烦死了。现在讲究走下神坛,接地气。多与民同乐,接接地气不是更好吗。

  在一本书看到,说月季花的花语包括愿友情地久天长的意思。对此我表示十分的赞同。都知道玫瑰代表着的是爱情。爱情固然炽热,充满激情。但爱情的激情和炽热,随着时光的流逝,终会淡去。爱情最终转化为亲情,而相濡以沫的亲情,才可能是最长久的。玫瑰的花期远不如月季的长,同样爱情的保鲜期远不如友情。我们嘴上说着:我爱你一生一世。但真正能做到一生一世的,真的并不算多。但多少同林鸟,已成了分飞燕。爱人,一生只能有一位;但友人,死党,闺蜜,基友等却可以有很多。友情,即便都就不联系都不会忘怀,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;但如同玫瑰般的爱情就需要我们更多时间的关爱。而最最长情和最最长久的关爱,就是陪伴。就像月季花一样:曾陪桃李开时雨,仍伴梧桐落叶风。花开花落间,染香年华,沁芳岁月。红尘岁月中,我待花开,花,可待我来?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分享到:
收藏 邀请

美图推荐

本周推荐

热点阅读

随机推荐